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10-53382208 010-59001856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浏览文章

京坤律所李吏民、杨景华律师受邀参加“城中村集体资产管理的困惑及解决方案”专家研讨会
浏览次数:515次 更新时间:2016-09-21

“我国城镇化进程起步虽晚,但发展迅速。与此同时,城镇化进程中的一些问题不断凸显,影响城镇化进程和社会经济稳定。”与会专家认为,“城中村”改造关系到城市发展整体质量,只有对“城中村”改造过程的各种难题进行深入分析,才能找到适合我国国情的“城中村”改造路径。

按照不同改造主体,“城中村”的改造模式分为政府主导型、开发商主导型和村集体主导型。与会专家表示,三种模式虽互有差异,但政府所面对的主要难题是相同的,即如何平衡不同利益主体的物质利益和解决现行制度与改造现实之间的冲突问题。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专注于房屋拆迁、土地征收领域,是一家专业做行政诉讼的律师事务所,京坤所主任李吏民律师长期对城中村改造有学术研究,在司法办案实践中多次代理城中村改造纠纷案件,其中李吏民律师代理安徽省魏某房屋拆迁案件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京坤律所李吏民、杨景华律师受邀参加“城中村集体资产管理的困惑及解决方案”专家研讨会

城中村或者是城镇化,没有土地以后,集体资产改革转向,转为股份合作企业以后,首先应该看现在的公司怎么定性,公司的定性关系到股民的定性。从目前的定性来看,一般把股份合作制的企业定性为集体企业的偏多,这个企业虽然是按有限责任公司去做,但它是一种特别的有限责任公司,因为它保留了集体的性质。如果按照这个定性我们就需要考虑居委会和村民或合作制的股民,还有三个显名股东之间的关系。在过去我们集体经济组织的时代,很简单,村委会什么都代表了。从居委会的功能看,我们国家不论是《宪法》还是其他的法律对居委会的定位,特别是对从村委会转成居委会看不到明文规定。只能去根据现在的法律去推、去论证。而这个公司从成立时起,三方的关系就没有理清楚,如果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需要重新回到那个环境里。按目前公司的体制有显名股东,那么由谁来行使权利显名股东要推举出来。如果是居委会认定了显名股东,居委会掏钱办的公司,他就是股东,但居委会哪来的那么多钱办公司就又是一个问题。

 

宋晓江主任说,产权制度改革是最近10年来我们国家在农村实行的一种制度方面的更新。实际上做的就是把农村、村民、集体共同共有的资产变为了按份共有的资产。目前没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公司法》不合适,农村按照专业合作社法也不合适,所以这个问题现在不光是河北,是困扰全国的难点问题。面对该公司的问题,我觉得要明确的是按照村民自治法,或者按照农村的相关的一些要求财务公开的制度。如果有证据证明个别人或者极少数人侵占集体资产,可以向相关部门反映。要是完全按照公司法的程序打民事的官司,要解决这个问题是有难度的。

刘莘教授认为,股权证书记载囊括了整个王寨原来的所有的不动产,所以公司59万的注册资本金并不代表王寨工贸公司的所有资产。并且这59万是由村委会转过来的,是原来村委会的集体积累。村委会原来它有经济职能,它掌握着所有共同共有的财产,而居委会实际上是管理职能,并不具有那种财产运转的主体资格。法院也应该正视历史现实问题。

朱巍主任发言表示:所有股东最开始发起的时候是基于身份权获取的股东,而不仅仅是基于财产权利,我有土地决策权,我是村民获得的股权,这跟资本出资是两回事。村委会只是村民的自治机构。真正的权利义务在股权证上都记载了,股民可以到法院确认自己的股权,而且在本案中还是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

黄莉凌律师说,我判断这个工贸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法》一定能在这个案件中适用,但仅仅适用《公司法》不够,因为工贸公司的来源特别特殊。本案中的股权证和普通的公司法认定的股权证不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股权股东之间待持关系的证明,村民拿到的股权证,希望得到法律的支持,这个是有法可依的。关于59万出资的问题,居委会应就资金来源向法院进行说明,而且公司成立之后,是把集体资产装进公司的,集体资产的性质是大家共同共有,现在改制了,但财产来源依然是原来所有的集体、全体的集体组织成员。关于公司的显明股东及监事,能否查账的问题,黄莉凌表示,股东具有知情权,是可以去查阅公司相关帐目,本案具体细节需要参考公司章程。


上图: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吏民律师

李吏民律师谈到,本案涉及到村改居过程中集体资产的处置经营和管理的问题,在村改居过程当中,集体资产这块如何进行处置和管理是个问题。本公司是将整个集体财产交由所成立的有限公司来行使管理处分权,它实际是集体经济组织的代表。居委会实际上是一个行使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职能,对整个集体财产没有进行管理权和处分权。


上图: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杨景华律师

杨景华律师认为,村改居的问题,是我们国家面临的重大课题,尤其资产的处置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没有明确集体经济组织和村委会概念,是模糊的。该工贸公司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司,应该是由身份权转换而来的,带有一种资产性质。转过来以后怎么办的问题,现在是空白的。

专家研讨近两小时,最后举办方感谢各位专家、学者及媒体朋友参加本次会议,并给大家答疑解惑,并呼吁在座媒体及专家学者关注此类问题,能够共同为法治建设做出贡献。










友情链接: 北京京坤律所官方网站 | 上海律师 |

联系电话:010-53382208 59001856 传真:010-59001856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西区18号楼2502室
 
QQ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