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10-53382208 010-59001856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浏览文章

吉林省拆迁经典案例:节节胜利,违法强拆实体、程序均被判违法!
浏览次数:374次 更新时间:2017-03-07


【入选理由】

一个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应该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进行认定,本案一审仅认定强制拆除行为在程序上违法,但经过二次审判程序,最终确认了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均为违法,故为了向广大当事人提供指导性意见

【案例背景】

鲁先生、郭女士夫妇家住吉林省某市,长期居住在这里,是这里的居民,2006年9月1日鲁先生夫妇为谋划生计,决定开办鸡场,并为此建成了养殖场,一直进行着合法经营。2013年4月13日,鲁先生夫妇所在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一下简称住建局)执法人员对鲁先生夫妇送达《拆除通知》,称鲁先生夫妇的养殖场为违法建筑,并限7日内自行拆除所有违法建筑并恢复原貌,否则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将依法对其进行强制拆除,并自负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鲁先生收到通知后,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之后由于鲁先生夫妇在规定期限内未予履行,2013年4月23日,某市住建局在未履行相关法定程序的情况下,竟然对该房屋建筑实施了强制拆除。

此次强拆给鲁先生夫妇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在遭遇强拆后的鲁先生夫妇满腔怒火,奔走于省市的各个部门寻求救济,但都无济于事。在维权无果的情况下,冷静过后的鲁先生夫妇明白了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正真达到维权的目的,于是鲁先生夫妇既然赴京,及时找到了北京著名征地拆迁领军团队---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在详细了解案情后,京坤律所指派陈军律师代理本案,陈军律师一直专注于房地产法、土地法、拆迁法规的研究,专业代理土地征收、房屋拆迁案件,其深厚的法学功底、丰富的实践经验在办理拆迁案件中得到了充分发挥。同时,陈军律师根据拆迁案件矛盾错综复杂,涉及点面广、法律关系多的特点,组织律师团队,制定应对方案,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以“给我一个支点可以撬动地球”的气魄,从而使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为更多的被拆迁人争取到了公平、合理的补偿。在接受鲁先生夫妇的委托后,陈军律师立即为鲁先生夫妇制定了一套缜密的维权方案!



【办案过程】

办案第一辑:追根溯源,查明真相,全面了解案件始末

在前期的案情了解过程中,经过缜密细致的询问后,陈军律师的得知,原来在2003年12月6日,某市建设规划部门为鲁先生之妻郭女士颁发(2003)临建许字023号《吉林省城市(镇)建设工程临时建设工程许可证》,内容载明“建设单位郭某,位置某街道,工程名称鸡舍、看护房,建设面积1955.5平方米,使用期限2年至2005年12月6日止,结构种类砖木。”于是鲁先生夫妇在该许可的区域内建筑临时建筑。此后,又在该区域附近陆续建设建筑物。2011年某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制发*政办函(2011)23号《关于印发某市集中开展违法建设行为专项整治活动方案的通知》,要求政府有关办局等部门认真落实。经某市年限鉴定小组鉴定,鲁先生夫妇在该处有四处建筑房屋为2006年9月1日后建设,分别是610平方米的砖瓦房、三处是77.5平方米、77.5平方米和195.5平方米棚厦建筑。2013年4月13日,某市住建局执法人员对鲁先生夫妇送达《拆除通知》,内容载明:“鲁某在某街道,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擅自建设房屋(临时房、棚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四条,《吉林省城乡规划法》第五十五条属违法建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六条、《吉林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七十七条规定,限你7日内自行拆除所有违法建筑并恢复原貌。”

办案第二辑:提起行政诉讼,一审法院掩耳盗铃,违法强拆仅被判定程序违法!

陈军律师意识到这是典型的未履行合法手续就进行强拆的行政行为,于是指导鲁先生夫妇于2015年向某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2013年4月22日强制拆除鲁郭二人建筑物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但是天意弄人,在审判中,法院认为,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进行行政强制执行时,虽未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对违法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能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的规定,但仅是违反程序的行政行为。鉴于本案未办理规划审批的房屋已被拆除的事实,最终某市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之规定,作出(2015)*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仅判决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作出强制拆除鲁先生、郭女士的房屋程序违法。

办案第三辑:决然上诉,大获全胜,违法强拆行为得以全面判决,实体程序均被判违法!

在收到某市人民法院的判决后,虽然仅是判决程序违法,未大获全胜,但是这也大大加强了鲁先生夫妇的维权信念!于是在陈军律师的帮助下,鲁先生夫妇向吉林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确认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20134月22日强制拆除鲁郭二人建筑物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在诉讼中,陈军律师提出,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作出的拆除鲁先生养殖场的行政行为,从实体到程序均违法。鲁先生的养殖场是经过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批准后依法建设的。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如果认为该养殖场违反城乡规划需要拆除,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和步骤,实施拆除行为;一审法院超越审判职权,以审判权代替行政权,认定鲁先生的建筑物是非法建筑,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也超出人民法院行使审判职权的范围;某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局没有依法作出鲁先生的养殖场属于违法建筑的处理决定,仅凭《拆除通知》就强行将鲁先生的养殖场强制拆除而且通知也未确定应拆除上诉人的养殖场的建筑面积的内容;按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应认定行政行为违法,原审法院判决某市住建局作出强制拆除鲁先生、郭女士的房屋程序违法不妥。

除此之外,陈军律师补充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的规定,行政机关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实施对违法建筑物的强制拆除行为之前,应告知行政相对人对确认违章建筑决定的行政行为,享有救济途径和期限的权利,以保障行政相对人通过法定途径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而某市住建局向鲁先生夫妇制发《拆除通知》,虽然该通知确认鲁先生夫妇违章建筑坐落位置,但未认定违章建筑的四至和面积。因鲁先生夫妇在该区内建筑几千平方米的建筑物,具体哪些建筑物认定为违法建筑,应予强制拆除不清。《拆除通知》内容不具体明确,不具备强制执行的依据。同时该通知也未告知鲁先生夫妇救济途径和期限,侵害鲁先生夫妇对某市住建局认定其鸡舍为违章建筑的行为是否合法的救济权利。某市住建局在鲁先生夫妇救济期限内,将鲁先生夫妇部分建筑物予以强制拆除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该具体行政行为应认定违法。

【完美胜诉】

最终,2016年3月25日吉林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了陈军律师的意见,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2016)吉05行终8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某市人民法院(2015)*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书,并确认某市住建局强制拆除鲁先生、郭女士建筑物的行政行为违法。至此,本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为之后获得最终的合理补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感谢回馈】

案件结束后,鲁先生夫妇在我们固有的当事人回访中,万分感激的说道:“某市住建

局强制拆除房屋后,我们面临着无家可归的情况,一时间使得我们处于慌乱无措的状态,但在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维权团队的帮助下,在陈军律师的强力维权中,我们从一审仅仅判决强拆行为程序违法到二审判决,大获全胜。我们终于获得了法律的公正对待,赢得了案件的胜利。感谢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的帮助与指导,更加感谢陈军律师的耐心指导与亲力亲为,相信在以后的维权道路中,在京坤律师的强力维权下,必定会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获得合理补偿!

【以案说法】

本案中,鲁先生夫妇经过奔走于省市相关部门寻求帮助,到拿起法律武器聘请律师专业维权,经过一审二审的审判,最终确认某市住建局强制拆除鲁先生、郭女士建筑物的行政行为违法。其中,关键的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行政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实施对违法建筑物的强制拆除行为之前,应告知行政相对人对确认违章建筑决定的行政行为,享有救济途径和期限的权利,以保障行政相对人通过法定途径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同时这也是法治中国下,加强公民的维权意识和规范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必然要求。

附:吉林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判决违法强拆实体违法



友情链接: 北京京坤律所官方网站 | 上海律师 |

联系电话:010-53382208 59001856 传真:010-59001856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西区18号楼2502室
 
QQ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